2/23/2011

IN SEOUL卻不像是在SEOUL


放空歸放空,如果不是真的情緒過低或是太高揚,邏輯上Milly是不會放置一些文字不去寫的。
哈~大部分的狀況是,先寫好才能接著放鬆囉。
生活活得鬆一些,是最高指導原則。
昨天跟一個雜誌主編通信,意外被提醒~要寫一個預計外的稿。
似乎是上上期忘了主編Milly的催稿收稿(太忙哩~),於是上期寫了,這期也就要寫。
Milly幫Traveler雜誌寫專欄是,隔月的狀況。(請有空CHECK喔)
是不是說了更複雜了。
總之就是要寫一篇雜誌稿,想先寫了~放置一下(放置一下會發酵~哈!),明後天再交稿。
剛剛寫完了那約2000字的稿後,於是可以再繼續亂亂文字聊天囉。
待會應該會再寫一些首爾。
然後會再盡可能CHECK一下明天要交稿的九州文字。
接著就要繼續看[夏日友人帳]第二季。

這之前還是要說~地球真的又怪怪的,到處地震火山爆發頻傳。
說驚恐倒也不是,倒是想更珍惜的去玩。
什麼推論?!哈~現在是沒那麼嚴重,有段時期真的很習慣趣起動那[自暴自棄後的積極][硬去撞到底步再反彈的樂觀]
其實未必是正面迎戰的好,迂迴前進更好囉。
嗯~還有[大切なことはすべて君が教えてくれた]這日劇,真是讓人看得很~悶悶!怎麼這樣發展哩~(不是說看不見去!還看~)春馬弟弟的角色真的不討喜哩。
而近日,又再想~WHY~WHY~大家都可以同時喜歡不同的藝人,為什麼milly就每次只能專心喜歡一個。
這樣很無聊ㄟ,旬君近日真得是很低調,都沒新消息。
一個FANS這麼說反而容易到處亂看找消息~[旬欠乏症、禁断症状],真的ㄟ。

不過~~ㄟㄟㄟ即將,有個[異性]可能會跟Milly發生親密的關係,呵呵~~!
好啦~廢話說太多,來旅遊哩~!

第一個首爾的白天,主要是遊晃[新沙洞]和[狹鷗亭]。
不是有着日後出版意識的旅行,逛起來就會更隨性更任性些。
喜歡就逛不喜歡就向前,動用的大多是直覺。
不太會深究背後的故事。
這樣有好處有壞處囉,好處是很隨便~哈!不亂花錢。
壞處就是不深入哩。

前兩次來到首爾,以為[狹鷗亭]是Milly首爾偏愛的角落,去了[咖啡美學]等日本雜誌推荐的情緒角落。
文字和畫面有在這Blog留存過,只是大部分的圖檔都誤殺掉了。有些可惜~那次是深秋,到處都是黃色的杏樹,這回以為可以看見同樣得深秋初冬景觀,可是似乎那秋色早過~難不成,上次來時是~更早的11月底。

這回再訪首爾,離開後的結論是[新沙洞]是Milly在首爾最喜歡的角落。
以為~有些首爾代官山的感覺。
甚至想,下次再來首爾,一定要住在那間位在新沙洞的[HOTEL TEA TREE&CO.]
http://www.teatreehotel.com/www/jap/sub_01.php

很有點法國小HOTEL:的FU。
可是,ㄟㄟㄟ應該短期不會再去首爾吧。
另外一間叫做[coco buuni]的糕點店也很喜歡~一直都想去吃個CAKE-SET,卻都湊不時間,小小遺憾,小小的而已。
(近日Milly的文字口頭禪是~小小的~哈哈!)
新沙洞的林蔭道,不是很長。


較寬的步道兩旁,有不少似乎不錯逛的個性服飾店和雜貨屋,也有些異國風的餐廳。
有興致些,繞進叉路進到小巷內,也很容易的發現一些不錯感覺的咖啡屋。
可是那天跟朋友,很早就出門。
吃完早餐也不過是10點多,很多店都還沒OPEN,只能看看感覺,看看櫥窗。
反正當時就想,在滯留期間一定會再來。
後來的確Milly又來吃了個小小風味的富貴咖啡屋午餐。

新沙洞真的不是太像是印象中的首爾。
因為不像是首爾才喜歡。(那Milly印象中的首爾該是如何的?!更~直接的喧囂,不是這樣內斂的風格)
似乎真的是這樣。
是Milly任意的將首爾的新沙洞用[東京]去同化了。
透過東京的鏡頭去窺看的首爾。
本來都早想戒掉這壞毛病,有時還是會自然出現。
不過還好~後來還是謹慎的恢復正道,去走了些很首爾的角落。

2 則留言:

leesy 提到...

今回月九的確沒有很精采,或許有點像《月之戀人》的情況,不能理解編劇的想法,會想看下去,可是卻忍不住抱怨起來。在看《大切なことはすべて君が教えてくれた》的發展,的確有讓人傻眼,如你所說特別是春馬弟弟的行言,明明之前說不能沒有夏實,可是真相大白後,卻說甚麼要守護女學生,更甚是當得知夏實懷孕後,除卻懂得睜大眼晴外,卻就是無言,只能說真讓觀眾看得很火大,且不禁聯想至難道編劇與春馬弟弟有仇,還是事務所接錯劇?!

MIlly喜歡 提到...

leesy

真的~春馬這角色真是不討好
說溫柔又不是
說懦弱也不是
事務所真是判斷錯誤
以為是月九就OK
這戲對春馬弟弟沒加分哩

有個日本網站說
這是野島伸司[高校教師]的失敗版><

會忍不住知道結果
但看了又忍不住念~~哈哈

Mil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