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9/2013

櫻花


櫻花。
當初在東京滯留兩年,很大的原因之一正是:「希望能體驗兩回期待,日常櫻花滿開的幸福。」
Milly第一本關於日本的旅遊書「東京生活遊戲中」,提到了自己跟東京櫻花的種種情結,要說櫻花是Milly跟日本、跟成為一個撰寫日本各地旅遊情緒路徑文字人的一個原點(契機)也不為過吧。
因此,當決意(似乎也沒有這樣壯烈)(如果能感性些更好)要將寫日本旅行這件幸福的事情作一個階段性中止點的時候,櫻花勢必該是其中的一個絕對主題。
中止未必是一個終點,一個結束,期望的是一個新視野的開始,未必是日後還是一定要出書(話說回來~哈!也要出版社還認同可以讓Milly出書囉),而是一個轉彎、選擇一旁叉路、或是再往前走的停頓。

但是如果只是跟著「櫻花前線」拼著觀光據點又有些不甘願,該說是這樣難度未必太高少了些讓自己激勵的壯烈。
於是在一開始的時候原本關於櫻花,定下的題目是「追櫻」,追著櫻花開花路徑旅行日本。不過要將全數憧憬的櫻花景象收集,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
接著就將目標縮小為「京都櫻花」、「一本櫻」、「千年櫻」「千本櫻」和「情緒櫻花」。
(範圍哪有縮小,還是很大呢~哈)

即使是非常偏愛東京的中目黑、荒川線沿線櫻花,卻想總開正面跟困難度較高的櫻花晉級,不能只是貪戀隨手可得的櫻花。

「京都櫻花」的困難度在「旺季」,在櫻花旺季中住宿難預約、住宿預算飆高和最怕的人潮。
「一本櫻」的困難在路線、時機,想挑戰的是必須長途跋涉、克服交通不便,必須是專程去探訪的,山野中絕美的一株挺立的孤傲櫻花。
「千年櫻花」在時空的緬懷、有著讓人沉浸的神祕媚惑。
「情緒櫻花」則是那一時那一刻、偶然在旅途中邂逅櫻花。

不過話說回來,為什麼日本人如此眷戀櫻花、迷戀櫻花呢?
幾次詢問過日本友人,為什麼每年櫻花盛開你們都可以如此的期待和雀躍,不是每年都一樣的開花嗎?
喜歡「花見」、喜歡在櫻花樹下櫻花宴,這點可以理解,不能理解的是那「不變的期待」。
對於Milly問題,大多的人都是先一愣,然後說:「對喔~為什麼呢?!」,然後笑笑的說,真是沒認真想過,只是每當春天來到就會不自覺的關心起櫻花開花的訊息。
或許是櫻花已經跟日本人的生活密合著,期待每年櫻花的盛開,或許正是一種「確認」,確認一切都沒變一如往常的。
據說每年在地球暖化的影響,日本櫻花一年比一年早開,日本人開始憂心,會不會以後各地的櫻花都提前在四月之前滿開飄落完畢,如此在四月開學時期,就沒有美麗的櫻花來襯托。
沒有櫻花滿開、飄落的開學季節,讓日本人很困惑著。


這也或許是,當311東日本大震災後,看見災區依然燦爛滿開的櫻花時,會讓當地居民如此的觸動。
甚至有人發起了活動,要在災區海嘯到達的地方種植櫻花,希望藉著櫻花的花開花謝,在每一年提醒著那日的海嘯,避免同樣的悲劇發生。

活動名稱是:「桜ライン311」。
私たちは、悔しいんです。
平成23311日、東日本大震災が発生し、1時間以内に東北各地を津波が襲いました。
陸前高田市でも多くの人が時間を止めました。その後、「実は、今回と同規模の津波が三陸沿岸を
飲みこんだ記録や痕跡がありました。」との、ニュースが流れていました。
10mを超える津波の可能性が、震災前から声高に叫ばれていれば!
震災前の防潮堤には、限界があることを知らされていれば!津波によって奪われた命は、
もっと少なくて済んだのではないか?その思いが、今も頭を巡ります。
私たちは、悔しいんです。
その思いを同じくする者が集まり、「桜ライン311」を立ち上げました。
次の時代が、この悔しさを繰り返すことのないように、
今回の津波の到達点を桜の木でつなぎ、後世に伝えたいとおもいます。
現在、瓦礫撤去が進み、津波の到達点がぼやけ始めている今、一日も早く、やりたいんです。
でも、私たちだけでは、限界があります。皆さんの力を貸してください。お願いします。
桜ライン311の活動
桜ライン311では、陸前高田市内約170kmに渡る津波の到達ラインに
10mおきに桜を植樹し、ラインにそった桜並木を作ることで
後世の人々に、津波の恐れがあるときにはその並木より上に避難するよう。

一個異國旅人很難真切的體會日本人那已經滲入血液中的櫻花情結,被牽動的可能最真實的反而是「每一年櫻花開花」的時間點。
櫻花開花有一定的規律,但讓人懊惱的時每年每年卻是像是驕縱的少女一般,何時才是真正的滿開日總是讓人捉摸不定。因此對旅人來說,櫻花可能就不是為了確認那永恆不變的真諦,而是自己跟櫻花的「一期一會」。

2013年櫻花又耍弄著很多海外來到日本賞櫻的旅人。
京都、東京的櫻花提前滿開、讓大家措手不及,甚至有的地方還發生了梅花和櫻花同時盛開的異象,原來是梅花滿開遲到、櫻花卻搶先開花。

不少人興沖沖的安排櫻花假期,卻只能看著櫻花花苞或是已經是葉櫻的櫻花哀嘆,Milly甚至以為,沒有比結束假期返國前看到的「五分開櫻花」更讓人氣餒的風景。
會了能確保自己可以看見最美好的滿開櫻花,旅人出國前總會追著「櫻花開花」網站隔海關注,心情隨著停滯或是預期外的超前開花情報起伏不定,簡直可以稱之為是「櫻花滿開焦慮症候群」。

如果可以Milly以為最奢侈的是,自己住家牆內的櫻花。坐在自家的簷廊上,觀賞著晨昏日落、晴天雨天、花開花落的櫻花表情,光是想像就讓人醺醺然。
再來可望的是「日常路徑上的櫻花」,不用管這年櫻花開花進度,每天都會路經可以跟祂對話著的櫻花。
之外就是憧憬著,可以任意停車的「偶然櫻花」。
如果是自己開車,自然這樣的願望是可以輕而易舉的,只要~不停車違反就好。
可是像是Milly有時坐在巴士、電車或是計程車上,偶然看見窗外一株好有風情的櫻花,想立刻下車卻往往不能實現。
首先離停車站太遠,真的下了車又掌握不了方位,更怕任意下車後行程就陷入混亂中。
好在如果不是太貪心、太執著在偏遠路上偶然櫻花的話,隨性的旅行中這樣邂逅一株偶然櫻花的可能還是存在的。

對了,到底日本人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跟櫻花畫上的等號。
櫻花在日本出現,據說可以回溯到一千五百多年前。
記得看過一個紀錄片甚至有說,現在日本櫻花的原生種大多是從印度的西馬拉亞山區飄散兒來的。若論櫻花的原生種,中國還多過日本很多,只是日本人愛櫻花才讓櫻花遍佈全日本,之後的品種也愈來愈多。
以往櫻花多是種植在田邊,一說是櫻花樹上棲息著榖物之神。
甚至有說櫻花,さくら是古語中「榖靈」,くら是供奉神明的場所。
另一說是櫻花在春天開花,剛好是給農人播種的指標。

七世紀末出現過各種植物的日本古老和歌集「萬葉集」一書內,櫻花已經有出現,但是相對來說古來日本歌頌花朵的和歌讚頌梅花的還是多過櫻花很多。
一直到了「平安時代」櫻花才逐漸深入民間生活中,歌頌櫻花美麗的詩歌也多了起來。
至於開始將觀賞櫻花當做風雅的活動,則是開始於豐臣秀吉時代。江戶時代隨著河川整治,在美化環境的前提下很多川岸都種植了櫻花,明治以後種植櫻花的風氣更是大盛。
有說日本人愛櫻花是因為櫻花象徵著「生似花開之盛,死如花落之美」的美學(武士精神?),更因為日本是寒帶國家,在酷寒的冬季結束,看見宣告春天來臨滿山遍野盛開的櫻花,心情自然是喜悅的。

日本人執念著櫻花的美古來有自,也的確影響著日本人的精神面。
可是曾幾何時,世界各國的人也迷戀上了櫻花的美,就只能說櫻花本身就有著魔性的吸引力,讓人在花下流連陶醉。

Milly初期在日本旅行時,根本就滿腦子都是櫻花櫻花,只要能在旅途上看見櫻花就已經心滿意足,不過膽子較小資訊也不足,說是跟著櫻花前線邁進,能看到的櫻花風景還是很有限的,更何況日本是狹長的國家,從南到北(不包含最早開花的沖繩和伊豆半島的河津櫻)要完成一個絕對的櫻花前線旅行,可是要從三月中旬一直到五月中旬。
很多時候同一段時期,很多地方的櫻花一齊滿開中,勢必也要有所取捨,選擇自己行程可以容納的櫻花路徑。更何況日本其他季節有是另一番風情,未必每回都在春天前往。
就算是春天前往,難免也會跟當年開花時間錯過,未必都能滿足於那年的櫻花美景中。
雖說自己真心以為,Milly跟日本櫻花是有緣的。
總在沒打算看見櫻花的情況下,卻巧遇遲開或是早開的櫻花。有時還會想,如果日本的櫻花對Milly這麼好,似乎也該更以愛情回報日本才好(牽強說法~哈!)

多年來,如果從第一次在伊豆半島、天城山的山野上看過讓人驚豔的日本櫻花算起,將將近六十回以上的日本大小旅行中,Milly因為櫻花而去探訪的地方還真不少。
即使如此翻看哪些「日本三大櫻花」「日本百大櫻花排行」「千年櫻特選」的名單,會明白去過的櫻花好景依然有限。
甚至最讓人傾倒的京都櫻花,也依然未能體驗。
於是這次「追櫻」旅途,首先就將目標放在京都的櫻花,之後才是放任「天時地利人和」緣份下的去探訪一些放入「憧憬名單上」的一本大櫻。
行程上分成兩大段落,一個是三月底~四約中下旬,從大阪進入同時延伸到九州,約一個月的行程。另一個段落則是五月一日~五月底的初春行程。
第一個段落追櫻的企圖較強,五月則是看可否有機緣遇上東北的櫻花滿開。

大原則是即使是「追櫻」,但不想把自己弄得慌亂狼狽,可以積極但是不能失去那份悠然,在追櫻得同時也能享受著美好旅途的延伸。
將時間拉的很長,自然是為了能更「從容」的應付無法掌控的櫻花滿開路徑、時間表。
實際上追櫻大計劃中難度最高的幾株櫻花,像是「わに塚の桜(山梨)」「小岩井農場の一本桜」依然沒能在櫻花最美的時節來他們的樹下,但還是那句「日本的櫻花真的對Milly不錯喔」。
巧遇加上巧遇,Milly遭遇了好多惹人醺然幸福的櫻花美景,得以再次確認櫻花真是讓人媚惑沉迷的,不論看過多少絕美櫻花好景,依然會一次一次的被吸引著想去親近,想要擁有他們最美麗的一刻。



2 則留言:

joceline lyn 提到...

樱花很美丽 ~

MIlly喜歡 提到...

︿︿
所以總還是想去看。

Mil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