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8/2011

黑啤酒+生蠔一份來做作

看見一個旅遊推荐網路說,要窺探都柏林這個城市,最好先由文學、音樂和啤酒文化開始。歐洲得音樂和文學沒多涉獵,不去強求認同,三減去二自然就是由啤酒文化着手。
畢竟,怎麼說愛爾蘭共和國的都柏林可是[健力士](GUINNESS)啤酒生產釀製的故鄉。 在將行李先放在YH後,在附近觀察了一下,大略知道第二天可能可以轉換的Hotel後,心情也漸漸開朗些。
據說在(River Liffey)立菲河南岸和過了都柏林著名景點之一的Ha' Penny Bridge(半分橋)的周邊都算是酒吧區,不過VAN看了外文導覽書帶路要前去是最老鋪最具代表性的,從1840年就開始營業到現在的[The Temple Bar]。
如果不是有人同行,又是在英國念書過兩年的VAN帶路,即使再好奇再想去體驗,一個女子可能還是沒多勇氣,敢踏入那幾乎都是男人的The Temple Bar。
當然,是在都柏林健力士啤酒廠和The Temple Bar是兩個很經典的觀光朝聖地,BAR自然也有女性觀光客,跟著男性友人同去,可是在氣氛上還是男人的飲酒作樂的空間,三~四女子喧囂的去探險還好,一個女子真的是很拼才行。

總之就是這樣,很開心的能這樣進去The Temple Bar,完成了在170多年歷史老酒吧內,喝一杯[新鮮]健力士黑啤酒的初體驗。
The Temple Bar空間很大,分成不同的區塊,兩人選擇的是有著很氣派的吧台,吧台前有一位自認帥氣(自戀?)酒保的吧台座。
各點了一杯黑啤酒,VAN點了有火腿麵包和水果的餐點,Milly看到MENU上有生蠔,又聽說那是配黑啤酒喝的一種[很有FU]的吃法,於是二話不多就點了一份跟著TABASCO送上的生蠔。
說實話,生蠔不肥美,黑啤酒也不是Milly偏愛酒精飲品。
但是能這樣在一間沉澱着歷史空氣的老酒吧,這樣喝著黑啤酒和生蠔還是很滿足的。
滿足的是那完全無法以既有經驗去歸類情緒的非日常感,和那莫名充滿身體的做作輕浮感。
在旅途上有時不要輕易放棄那做作,提起勇氣做作一番,當時的確室內心小小繃緊冷汗直流,但日後回想卻是別有一番滋味。

2 則留言:

Tao 提到...

Yeah!!! 為妳的勇氣乾杯.

MIlly喜歡 提到...

Tao
^^
有人同行
才有勇氣
一個人去拍拍外觀的可能性會很高
除非
那天~突然很有鬥志

Milly